诸暨 · 新闻
“土匪”下山一次 一年的收成全没了
紫阆野猪成灾 村民束手无策
时间:2018/8/10 10:08:17 来源:诸暨日报
 
池信法和徐建立在查看前一晚被野猪糟蹋了的番薯地。 记者 倪夏子 摄
扫一扫 看更多 敬请关注诸暨日报·爱诸暨
 ■诸暨日报全媒体报道
  
  记者 倪夏子 通讯员 许倩媛 陈洁
  
  应店街镇紫阆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种番薯,晒成干,或做成粉丝。番薯制品是紫阆的一大特色农产品,对有的村民来说,甚至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眼下正是番薯成熟的季节,再过一段时间就要收获了。但这里的村民们非但没有丰收的喜悦,反而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近年来,紫阆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为了守护这片五泄源头的净土,这里的村民靠山吃山,种植番薯、玉米和笋作为主要的经济作物。但舒适的自然环境,再加上一年四季有源源不断的优质食材,山里的野猪就像“土匪”一样,常年下山祸害村民的庄稼。
  
  野猪是“三有”动物,在我国,捕杀野猪是犯法的。因此,面对野猪的猖狂,紫阆村民束手无策。
  
  野猪一年四季都来搞吃的
  
  池家自然村的池信法今年57岁,他是土生土长的紫阆人。池信法说,在他小的时候,因为村民要砍柴作燃料,山上光秃秃的,连蚂蚁窝都能看见。缺少树木的遮蔽,山上几乎没有野猪。听大人们说,野猪只在五泄的山林里出没。后来,紫阆封山育林了,偶尔会有野猪下山夜袭。那会儿野猪不受保护,村民们手里又有猎枪,村民和野猪处于势均力敌的状态。近几年,因为紫阆村走旅游观光路线,生态环境越来越好,村民们大多种植山地作物作为经济来源。这导致越来越多的野猪下山“夜袭”,再加上它们没有天敌,又自带免死金牌,村民们几乎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池信法家种了5亩番薯,3亩玉米,还承包了105亩的竹山。他三天两头就会被野猪气炸。“春天吃春笋,夏秋吃鞭笋、番薯、玉米,冬天吃冬笋,一年四季都来的。”“嘴巴又刁,我们这里有一种叫香番薯的,特别好吃。一片番薯地,种了各种品种。它们就先挑香番薯吃。连水稻的穗头都吃!”“偷吃也就算了,还要拱地,打滚。秧苗、藤蔓全都被连根拱起,弄得一塌糊涂。”
  
  池信法说,不讲其他损失,单单这个季节的番薯,一个晚上,就有几十上百株番薯藤被破坏,结果的会被野猪吃掉,刚刚成熟的直接“惨死”。采访当天的早上,他刚刚拉了一车番薯藤回家。看着被野猪糟蹋的番薯地,池信法又心痛又无奈:“竹林可以上保险,被野猪毁了还能赔点钱。番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们这里番薯只种一季,现在被毁掉,整一年都没有番薯了。”
  
  众多御敌招数都没有起效
  
  紫阆村的徐建立今年61岁,他做过这个地区的片长,以前喜欢跟当地的猎人们聊打野兽的事情,因此对野猪有很深的了解。
  
  徐建立说,村民们曾经用过很多方法“御敌”,扎稻草人,放鞭炮,用打了桩的“布围墙”把田地围起来,把狗拴在地里,堆放有刺激性气味的烧酒料渣,用猎狗追杀野猪,甚至有村民把烧焦的猪毛扔在地里想“吓唬”野猪,但都不奏效。
  
  前些年,他一有空就会带着村民们到处摸排野猪出没的田地,偶尔也会组织村里人“对抗”野猪,但收效几乎是零。渐渐地,村民们也放弃了抵抗。只剩徐建立还有一腔热情,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巡山,看看谁家的田地又遭“猪手”,及时告知。
  
  徐建立告诉记者,野猪视力不好,但是听力和嗅觉很灵敏,而且非常狡猾,甚至可以说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比如野猪的走位,“一块地,从大路走过去,直线距离最短。但它偏不走,因为不安全,钻来钻去,绕一个大圈子过去”。
  
  应对办法还在路上
  
  喜欢吃好的,夜行百里,身手灵活,没有固定的窝,行踪飘忽,攻击伤害过它的人。这是徐建立对野猪的评价。
  
  基于多年的经验,徐建立总结,这些年,紫琅至少有百来户人家的田地和作物被野猪糟蹋过,一只成年的野猪,一个晚上就可以毁掉千株番薯藤。
  
  那么,村民们的苦恼何时是个头?
  
  应店街镇紫阆村的野猪伤害农作物事件并非个案,据市农林局森林资源科楼焕泽科长介绍,我市近些年来大大小小的案例有很多,除了野猪,还有白鹭、麻雀等动物出没田间毁坏村民的农作物。
  
  目前,有关部门还没有出台能两全其美的政策,只能依靠村民自发的前期防护措施。不过楼科长也表示,诸暨的情况已经向上级反映,预计很快就会出台相应的措施,结合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从前期防护到后期保险赔偿,以求最大程度上保护村民们的权益。
责任编辑:侯雯雯



诸暨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5-89095158
浙新办[1999]19号 浙ICP备05004053号
地址: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暨东路70号
浙公网安备33068102000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