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 · 新闻
最严禁养令后 珍珠产业的“变”与“不变”
“解析诸暨产业经济半年报”系列报道·一粒珍珠
时间:2018/8/9 9:59:50 来源:诸暨日报
  ■诸暨日报全媒体报道
  
  记者 倪钰 胡子昂 赵仙芳 杨彬
  
  转型升级中的“珍珠之都”正在经受浴火重生的阵痛,这种阵痛令人窒息却又充满巨大的能量,已悄然发力决胜下半场。
  
  人口不到三万,却有三分之二的人从事珍珠行业,作为全球最大的淡水珍珠产、加、销基地,“珍珠之都”在市场经济竞争中赢得了上半场。进入下半场,风云突变,伴随全球化竞争、产业分工以及生态环保监管等一系列游戏规则的变化,山下湖珍珠如何再次脱颖而出,实现由“珠”到“宝”的蜕变跨向千亿产业?
  
  悄无声息中,变化正在发生……
  
  水面在变:
  
  传统养殖到新技术应用
  
  “一推开窗,水面就会飘来鸡鸭粪便的臭味!”多年来,这是水塘河蚌养殖带给山下湖人最深的感受。
  
  2015年开始,情况出现了改变。这一年,湖北、湖南、安徽、江西等地养蚌育珠接连遭遇环保“逐客令”,养殖面积大幅压缩。资料显示,当时以山下湖及周边区域为主的诸暨企业在全国各地控制的淡水珍珠养殖面积约30万亩,而在诸暨本地的不足万亩,如此的产业格局,让山下湖珍珠产业对外界的风吹草动都格外敏感。
  
  “别人伤风感冒,我们就得吃药。”山下湖镇新桔城村资深珍珠养殖户詹相苗说,自己也曾在外地大面积承包湖塘养殖珍珠,“河蚌养珍珠本身并不一定会污染水面,主要是因为养殖户为提高珍珠产量,缩短养殖周期,都向塘里倾倒鸡粪鸭粪,结果水体富营养化了,还发黑发臭。”老詹回忆,10多年前珍珠养殖行情好,大家一哄而上围水养殖,面临的环保压力越来越大。
  
  果不其然,2017年春天,史上最严的淡水珍珠“禁养令”出台:面积超过100亩的养殖大户,都被要求按照5%的面积比例配备尾水处理池,尾水池内通过人工湿地、水生植物、生物净化试剂等多种方式进行处理,出水口水质不达标的养殖户将被强行关停。
  
  詹相苗迅速响应了“禁养令”,在退养1000多亩珍珠塘后,开始对养殖尾水进行处理。“以前鸡粪鸭粪都是直接投到湖里的,现在我们都是发酵以后做成生物肥再投放,尾水都排到统一的水池里处理。”通过对尾水的科学处理,詹相苗的800多亩珍珠养殖场继续风风火火地经营了下去,这套绿色养殖系统,也成了周边众多养殖大户的学习对象。
  
  “你看,我沿着养殖塘打上一圈石坎,用来防止水土流失,旁边的尾水塘装上铁栅栏是用来过滤,然后在尾水里种上具备净化水质功能的水草,大大提高了净水效率。”詹相苗介绍,利用新的养殖模式还可实现河蚌同鱼类等水产套养,尽管河蚌养殖面积减少,但珍珠品质、价格不降反升。詹相苗说,去年一年是自己珍珠养殖以来效益最好的一年,规模小了一半,但收入却翻了一番。
  
  “禁养令”倒逼下,珍珠养殖面积锐减,同时新型珍珠养殖技术正在形成。
  
  “摒弃延用了60多年的传统养殖技术,加快新技术推广应用需要创新的环境和循序渐进的过程。”山下湖镇镇长余灵君说,珍珠养殖是支撑山下湖珍珠产业的源头基础,也是最薄弱的环节,离开养殖,山下湖珍珠由“珠”变“宝”将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富民安民也将无从谈起。
  
  如今,山下湖在异地的珍珠养殖面积减少了10多万亩,本地也已锐减至4800多亩。
  
  水塘还是那片水塘,但水面已不再是那片水面……
  
  企业在变:
  
  单一产业到多样生态系统
  
  依旧是那个大门口,一排金色大字:浙江长生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这家走在珍珠产业深加工领域前列的老牌企业,多年来一直在珍珠粉产业链上精心布局,如今,转型升级正在拓出新的跑道。
  
  “今年我们在做三件事,研发新产品、做品牌代理、建新加工厂。”公司董事长阮华君开门见山地说道。
  
  阮华君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日本酵素知名品牌公司MDC公司合作,通过引进人才和技术,研发新产品——珍珠酵素美白丸,该产品将珍珠粉与酵素结合,依托MDC公司在日本的知名度和长生鸟在国内的销售渠道,全球销售,今年上半年已实现销售1100多万元,全年将达到2500多万元。第二件事,是7月20日与意大利第一彩妆品牌合作,成为其中国区总代理,其彩妆系列产品已在天猫国际旗舰店销售,半个月就有上百万销售,未来还将把珍珠粉应用到粉底、粉饼等彩妆产品中,加快“珍珠”走出去。第三件事,是公司已与意大利彩妆工厂达成合作协议,计划投资1亿元在诸暨成立合资公司,代工国际大牌彩妆,拓展珍珠粉应用范围,让珍珠在更多样的产业生态中延伸产业链、提高附加值。
  
  “在彩妆领域,相信珍珠粉市场一定不比珠宝市场小!”阮华君坚信,通过精深加工研发挖掘,珍珠粉市场可达百亿级。
  
  无独有偶,在浙江青春宝珍珠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延东向记者出示了一款名为“珍珠雪肌保湿亮肤水”的样品,产品准备在9月中旬上市,通过电商和微商向全国销售。
  
  何延东告诉记者,为了突显产品的珍珠内涵,产品的内部还加入了几颗珍珠,客户在使用时能够直观感受到珍珠的存在,无形中加深好印象。珍珠独具的中医药养生文化,是绝对排他的竞争优势所在,做深做足其药用医用价值调性,就能成为决胜市场的法宝。
  
  有鉴于此,何延东注销了经营多年的三延珍珠有限公司,与青春宝集团一拍即合,在山下湖镇合作成立浙江青春宝珍珠科技有限公司。
  
  去年7月,青春宝珍珠科技有限公司的中药饮片生产线投入使用,据何延东统计,2017年企业总产值达到1.1亿元。如今,珍珠粉、面膜、洁面乳等新产品持续出炉,由单一的珍珠产品建成产业生态。
  
  还有天使之泪珍珠股份有限公司用文化延伸产业链,游客可以在体验馆里养下一个珍珠蚌,第二年前来收获珍珠,专业设计师现场设计、个性化定制,再参加互动节目,一颗原珠创造的价值可以放大几倍甚至十几倍!
  
  山下湖珍珠由“珠”到“宝”蜕变探索中,风景正成……
  
  市场在变:
  
  线上线下市场同步转型升级
  
  同样在山下湖,从去年开始,曾经“淡水珍珠交易量占全球70%以上,每年产值100多亿”这样的说法已不再为大家津津乐道,一种新的说法正在风靡:“珍珠哥”首播开蚌卖珍珠;1600多家商户通过直播,一年成交300亿!
  
  尽管直播销售的数据无从考证,但空穴不来风,画风突变下,无疑预示着山下湖珍珠产业顺应互联网时代,发生了新变革。
  
  诸暨菲润珠宝有限公司是当地最早一批从事线上销售的电商之一,公司负责人何燕红介绍,近几年,公司产品销售量下滑,除了经济形势整体不景气,导致珠宝类消费需求萎缩外,电视开机率下降也导致一度红火的电视购物销量持续下降。而随着行业竞争、平台运营推广费用不断上涨,天猫店铺则无奈关停。何燕红也正在寻找新的突破。
  
  事实上,随着传统电商红利逐渐消失,线上市场同样面临转型升级的巨大压力。2016年底,山下湖“珍珠哥”开蚌直播卖珠,为山下湖珍珠释放了新一波的红利。数据显示,2016年山下湖珍珠产值116亿元,2017年为133亿元,今年上半年为68.2亿元,而直播平台一年销售300多亿元。
  
  越来越多的人投身直播销售,加速直播经济在山下湖集聚。“下半年,我们将重点建成创新服务综合体,配套建设一个直播平台,给主播们配备直播间、演播厅,同时给予一定的数字流量补贴,吸引更多青年到山下湖创业创新。”余灵君介绍。
  
  除了网络直播,跨境电商也有望成为山下湖珍珠新一轮增长点。
  
  位于山下湖的梵缇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经销批发珍珠及饰品的企业。去年转型做跨境电商,一年多来,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销售额就达几万美元,明年目标销售2000万元人民币。至目前,在山下湖已有140多家珍珠企业和经销商涉足跨境电商,注册15个海外商标。
  
  华东国际珠宝城是全球最大的线下淡水珍珠交易市场,如今一场革新式的顶层设计带来的深层次变化也正在发生。今年1月,阮仕珍珠正式收购华东国际珠宝城股权,目标是将之打造成珍珠产业综合平台。原蚂蚁金服产品专家、浙江大学博士生学生会主席马飞以合伙人身份出任珠宝城总裁。今年1月份,他带着其他博士、硕士等近10人的高层次人才团队进驻山下湖,准备一展身手。
  
  如今,这个精英团队已完成了珍珠产业调研、状况的梳理分析,以及当地珍珠企业、珠宝城头部市场的逐步梳理。但是,随着产业脉络的逐渐明朗,马飞团队陷入了泥潭:珍珠这个传统产业并不像表面的那么明艳夺人,产业格局十分传统,珍珠经营户更愿意藏在村里,严重的同质化竞争,大量经营主体不具备扩大再生产能力甚至没有意愿,产业空心化问题凸显……
  
  (下转3版)(上接1版)
  
  “珍珠产业提升改造需要一个好的抓手,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依托华东国际珠宝城打造成整个产业的综合平台,线上线下市场同步建设,以数据平台建设为核心,加快市场的数字化改造。”马飞介绍,目前,线上已对接入驻京东、阿里巴巴和天猫平台,规划青年电商创业基地,每年租金优惠低至5000元,目前已入驻电商企业超130家。线下完善珍珠产业公共服务配套,已与中国地质大学签约,引入两台光固化3D首饰打印机,与韩国梨花大学设计学院洽谈,引进设计师团队每年不低于100套原创设计作品供市场化运营。
  
  对于珠宝城这一市场的业态补充,恰是马飞认为最紧要的事,今年,马飞团队已多次到深圳等地招商引资,寻求其他珠宝品类的入驻,补全业态。目前,施华洛世奇水晶供应、情之缘品牌等已有入驻意向。但是,看似简单的市场招商,马飞团队遇到的困难不止一点,人文环境、政策环境、商业环境能否容纳一个外地品牌?铺货能否盈利?小镇人流量会不会带来销售?这些成为他们经常需要回答的问题。
  
  梦想不变:
  
  合力打造千亿级珍珠产业
  
  今年6月份,阮仕珍珠,在香港红磡体育馆开出了自己的品牌店。这家2007年就进驻香港的龙头企业,最终决定开自己的品牌店,目的就是为了告诉全世界,山下湖珍珠其实有自己的品牌!创始人阮铁军认为:走品牌道路,不仅仅是企业内在发展的需求,也是整个行业发展的需求。
  
  但现实并非一路平坦,千亿级珍珠产业的打造,很多问题和矛盾亟待多方合力破解。
  
  “传统珍珠养殖已有近60年的历史,养殖和环境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余灵君坦言,珍珠养殖是当前制约珍珠产业做强做大、做精做深的最大瓶颈,要支撑千亿级的珍珠产业,新型养殖技术必须牢牢掌握在山下湖,否则源头受制于人,产业升级无从谈起。
  
  余灵君展示了一份山下湖珍珠产业发展规划,其中创新服务综合体建设是重中之重,“综合体的一大功能是为产业和企业提供公共服务,建设内容包括珍珠研究院、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NGTC诸暨分中心、珍珠数字经济中心等八大中心。”
  
  记者看到,珍珠研究院将承载养殖技术研究中心、珍珠“增材制造”研究中心、珍珠新材料研究中心、珍珠文化研究中心等诸多公共服务功能,其中养殖技术研究中心建设已引起了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合作意向,8月15日,山下湖还将与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签订在诸暨设立分中心的协议。据了解,分中心将作为第三方质检技术服务机构,对外提供珍珠产品质量、钻石、贵金属及其它固体材料等检测类别。
  
  打造千亿产业,离不开好项目带动。“现在做企业不容易,融资难、融资贵依然是项目建设的最大困难之一。”阮华君直言,尽管中央一再出台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意见,但真正落地的少之又少,落到诸暨企业更是难上加难,“有好项目却为资金发愁,高质量发展难!”
  
  “原珠是特色农产品,更是民生、富民产业,地方政府应给予一定的扶持。”浙江省珍珠行业协会秘书长赵新光表示,一方面作为农产品难以享受农业税免抵政策,另一方面在加工环节却要征收10%的消费税,相比黄金首饰在销售环节5%的税率,税负过高了,加重企业负担。
  
  “当前赚钱的反而是小而美、小而精的个体小商户,大一点的企业根本不赚钱,各种成本叠加,中间环节过多,利润被压得更低。”马飞认为,零散小商户则又小富即安,扩大再生产能力薄弱。
  
  从业人员流动性强也是山下湖珍珠企业面临的一个问题,“随着各种电商平台的崛起,我们这一行的从业门槛不断降低。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销售型人才,可他很快就去珠宝城批点货,出去做电商、微商,或者是跳槽了,这对整个山下湖珍珠产业来说是好事,但对企业来说未必如此。”何燕红说。
  
  珍珠产业转型升级,跟其他任何传统产业一样,必有痛点!打通,就是质变!
  
  幸好,在山下湖,随处一个角落,每天都有可能喷发出一个新的商业活力。
责任编辑:侯雯雯



诸暨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5-89095158
浙新办[1999]19号 浙ICP备05004053号
地址: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暨东路70号
浙公网安备33068102000025号